最新消息:QQ部落讨论:讨论群 你还可以: 投稿 /网址导航 / 联系邮箱:deffyc@gmail.com

相鼠(作者:白雪歌)

杂谈 deffyc 3828浏览 0评论

我一直不解我们十二属相之首不是老虎或别的动物,而是一只老鼠。

我以前也以为我们是飞舞在阳光明媚,鲜花丛中的蜜蜂,酿造着甜蜜快乐的生活。现在错了,我们没有蜜蜂的无私,没有蜜蜂的互爱,没有蜜蜂的奉献。我们甚至连蚂蚁也比不上,当敌人来袭,一个个毫不忧虑,奋不顾身,视死如归。

有人说,我们像牛。辛勤耕耘,荒野良田;只知奉献,不知索取。不,牛没有这样高尚,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身后那高高举起的皮鞭。这点倒是挺像。可你没发没发现,牛是粗苯的蹄子,没有老鼠那机巧的爪子,会拨弄小算盘。

还有人说我们像一盘散沙。可我们比沙子还散。沙子至少表面还在一起。随风起舞,随波逐流。时不时使一回性子,冲天而起,不管不顾,日月无光,昏天黑地。而我们,早已没有了这样的冲动和念头。

绵羊?鸡鸭?鹅狗?石头?木桩……别再费力了,除了老鼠,还真的都不像。

乡下城里,虽然齐门挨户,可哪一家不是高墙深院,门窗紧闭?墙顶上刺天的玻璃闪着寒光,屋子四周密如蛛网的铁栅栏,厚重的防盗门使劲敲也听不到声响。

这样费心的打造,除了老鼠的“深居”还能想起什么?

说我们不是蜜蜂,因为我们不像它们那样阳光,并不仅仅是我们藏得这么“隐密”。

今天,有谁敢说没有过那些明里暗里,人前人后,偷偷摸摸,鬼鬼祟祟?

为什么夜里搂着大包小包,揣着信封银卡,躲着路灯,贴着墙角,屈头缩尾,蹑手蹑脚地去干什么?为什么白天放着大门不进,晚上要摸人家后院的小道?

不管于公于私,大事小情,都习惯了大厅的话小屋说,白天的活夜里做。

那大街小巷,司空见惯的小偷小摸,坑蒙拐骗,跟那些把粮仓咬个窟窿,偷些米粒,庄稼熟了,剥些大豆,刨个花生有什么区别?

为什么要低声下气地去“讨”生活,胆颤心惊地“盗”生活,而不是堂堂正正地去“创造”?

老鼠的个头是蚂蚁的百倍千倍,群体也是成千上万,可它从来没有蚂蚁活得那么明白敞亮。它以为这世上所有的动物都比它强,比它壮,都不敢惹,不敢撞。就是风吹草动,都毛发倒竖,刺溜一声钻了角落。要不世人怎么只说“胆小如鼠”,而不是别的?以为躲在最深的洞穴就无虞了么?照样还不是那些蛇鹰猫狗的食粮!

可蚂蚁不,别说甲虫黄蜂,就是野猪狮子,即便碰了它的窝,立马倾巢而出,一拥而上,直到对方落荒而逃。

“硕鼠硕鼠,无食我黍!三岁贯汝,莫我肯顾……”(注1)

大吃小,小吃弱。外遭欺辱,内受压迫。这不就是我们活脱脱的写照?

我坚信人生下来都一样,可我们为什么会变成如此模样?

是叫秦始皇虎狼之徒的杀人如麻、成吉思汗血淋淋的弯刀吓破了胆?还是被满人胯下战马铁蹄上沾满的肉酱,列强抢尖上挑着的头颅吓丢了魂?

要不为何变得如此怯懦?如此卑微?

如果意识不到世上万物不论大小都是大地的主人,不能像个主人那样昂首挺胸,光明正大,那你活得绝不仅仅是卑贱,而是卑劣了。

这就是老鼠。

我似乎明白了我们的十二属相之首为什么会是老鼠了……

注1 :来自《诗经》之《硕鼠》

本文摘自《新语丝》:http://xys.org/xys/magazine/GB/2015/xys1502.txt

转载请注明:匆匆岁月 » 相鼠(作者:白雪歌)
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